首页 萧元乾苏语嫣 书架
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
A- 16 A+
第7章
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
第7章
  
  萧晟君听到萧元乾这话,内心也是一阵激荡,好一个‘蜇龙已惊眠,一啸动千山’。
  
  这孩子真是长大了。
  
  “好,朕就相信你一次!”
  
  萧元乾恭敬一躬,随后又道:“不过,儿臣还有一个请求。”
  
  “说吧!”萧晟君心情很好,大手一挥。
  
  “儿臣想要一张出宫令牌!”萧元乾直接道。
  
  他虽然很有信心能打败齐昊天,但不少人都提起齐昊天的斩神剑是把神器,那么自己就不得不提前准备好战甲了。
  
  萧晟君当然允准。
  
  看着萧元乾拿着当今皇上的令牌离开,刘公公傻眼了:“陛下,皇子们是不允许出宫的,您怎么把自己的令牌借去了?”
  
  萧晟君看着萧元乾消失的背影,目光带着欣赏道:“刚才我问这小子当太子要肩负什么使命,你知道他是怎么回答的吗?”
  
  刘公公好奇道:“奴才不知。”
  
  “他说修身齐家,治国平天下!”萧晟君剑眸发亮,沉声道。
  
  轰隆!
  
  刘公公心中巨震。
  
  萧晟君眼神深邃道:“就凭他有这个觉悟,朕就相信,他日后一定能一鸣惊人!”
  
  “不过,事出反常必有妖,你多派些人去看着他。”
  
  “老奴遵旨。”刘公公恭敬听命。
  
  ......
  
  萧元乾抛着手中的令牌,吊儿郎当道:“看来齐昊天那把斩神剑确实有点来头,我现在这幅弱鸡身体,硬碰硬肯定不行了。”
  
  他得找人做一副最坚硬的战甲!
  
  想到这里,萧元乾一把抓住了一直跟着自己的那个古灵精怪的小宫女。
  
  “芸角,你可知道京中谁手中有千年滕枝?”
  
  芸角是当今皇帝派到他身边的心腹,只是原身好色,不喜欢芸角这种萝莉,一直宠爱那些狐媚子。
  
  芸角见太子爷肯与自己说话,一张小娃娃脸激动不已。
  
  她像竹筒倒豆子一般,把自己知道的全都说了出来。
  
  “太子殿下,千年滕枝难得,奴婢看恐怕只有城东丝绸山庄的掌柜孙不二手上才有,只是那老鳖孙就是个财迷,只认钱财不认人,奴婢怕即便是您,也别想在他身上榨出千年滕枝来!”
  
  萧元乾惊讶的瞪大眼道:“本宫要,他敢不给?”
  
  芸角苦涩一笑道:“他自然不敢说不给,但肯定会推诿,奴婢怕会耽误殿下的大事。”
  
  萧元乾点头,自己确实耽误不起。
  
  他虽然还熟记穿越前的战斗身法,但这具身子太菜,急需一副战甲。
  
  萧元乾第一个想起的就是刀枪不入的软猬甲。
  
  而软猬甲是千年滕枝和金丝编制的,金贵非常,孙不二那老狗要是搪塞自己,三日后造不成战甲,他岂不要被齐昊天打成狗?
  
  想到这里,萧元乾心一横,大不了自己拿钱和那老狗换得了。
  
  “芸角,去取十万两银子带上!”
  
  芸角听后,低头为难道:“殿,殿下,咱们东宫哪儿有那么多银子啊,别说是十万两了,就是一万两也拿不出!”
  
  什么?
  
  萧元乾听到这话,剑眸一凛,他堂堂东宫太子连一万两银子都拿不出?
  
  芸角低着头,声如蚊蝇道:“如今朝廷都被大皇子和五皇子把控着,户部那帮人狗眼看人低,不肯给东宫放银子,太子殿下又没有私产......”
  
  萧元乾猛地一拍桌:“放肆!”
  
  一文钱难倒英雄汉,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,他们克扣自己的银钱,这就是断了自己登位的路啊!
  
  试问哪个人会愿意追随一个一穷二白的太子?
  
  萧元乾没想到这深宫之路,如此诡诈!
  
  不过他突然像想起什么一般,对芸角道:“你说孙不二是做绸缎生意的?”
  
  芸角下意识点头:“是的,殿下,怎么了?”
  
  萧元乾突然露出一抹胸有成竹的笑容:“摆驾孙家绸庄,本宫让你看看,我是怎么让孙不二那老狗,乖乖交出千年滕枝和十万两银子的!”
  
  哈?
  
  芸角更加惊讶,太子殿下能要出千年滕枝都已经很难了,还要十万两银子?
  
  这根本是不可能的!
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