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酒剑风华 书架
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
A- 16 A+
第三十九章 怒江盟 八
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
  “是我啊,莫大侠”陈庆之说着想起自己还带着怒江盟的面具,赶忙取下面具靠近说道:“那一日,在船上咱们见过的”。
  莫不语闻言皱眉,只是水牢灯光昏暗他一时看不清只得缓步上前查看,终于他看到陈庆之那硕大的酒槽鼻,顿时惊道:“怎么是你”?
  “此事说来话长,我是来救莫大侠你们的”陈庆之赶忙说道。
  此时不少人都已经被二人交谈吸引看了过来,那霹雳锤于百烈也上前看清了陈庆之,却是骂道:“原来你也是怒江盟弟子,还一路跟着我们,大师兄,不能信他,谁知道韩逐又在耍什么花样”。
  陈庆之看着四周或怒或骂的众人,与江雨禾对视一眼不由无奈,从那铁桶中拿出一包药粉再次上前对莫不语道:“莫大侠我确实骗了你,不过我既不是商贩也不是怒江盟弟子,我来这也是有我的原因,不管你们信不信我,先把这十香软筋散的解药吃了,自然就知道我是不是骗你们的了”。
  “师兄,这小子鬼话连篇不能信他,他能进到这水牢,又有十香软筋散的解药,凭他一毛头小子怎么能做到?我看一定又是韩逐的诡计”于百烈继续愤恨道。
  莫不语听着也是轻轻点头道:“小兄弟,替我回去跟韩盟主说,他当年救出恩师的恩情我莫不语没有忘,若他想要我这条命,拿去便是,但是想要我们替这欺压百姓的朝廷卖命,还是趁早死了这条心吧”。
  “一帮大男人,婆婆妈妈,既然都不怕死,还怕这一包药粉嘛”江雨禾轻喝道:“小混蛋,咱们没时间在这耗着,他们觉得这是毒药,那就毒死他们好了”。
  “死八婆,老子做鬼也不放过你”于百烈对着江雨禾骂道。
  陈庆之见状不再犹豫,这边动静太大定然会让外面的守卫察觉,便起身说了句:“得罪了”,然后走到牢笼前,抽出长刀运起浩然正气猛地一砍,那锁常年在这阴暗潮湿环境本就脆弱,顿时裂成了两截。
  众人一时不解,却见陈庆之身影忽然一闪,还未看清他怎么过去,几息功夫就又闪了出来,而西山三秀却都被灌下了那包药粉轻咳起来。
  陈庆之动作飞快,浩然正气也是源源不断,顷刻间就砍断所有牢房的门锁,然后运起九星步闪转腾挪间将解药灌进了众人口中。
  “这少年身法奇快,内力深厚更是惊人啊,抽刀断铁就已经不容易,他砍这么多却丝毫不见疲累,咱们或许小看他了”莫不语瞧着陈庆之身影轻声说道。
  终于陈庆之将最后一包解药灌下,喘着粗气不自觉地看了看自己双手暗暗道:“莫非是老爹的归元丹的效果,我的内力似乎又精进了?”。
  陈庆之赶忙调理了一下气息,再次上前对众人道:“诸位已经服下解药,还请赶快调息运功,不出片刻武功就可以恢复了”。
  “那位姑娘说的倒是没错,咱们在这与其等死不如相信他们一次”莫不语走出牢房附和着,当即盘腿坐在过道上开始调息。
  “莫大侠说的是”随着莫不语的带头,众人陆陆续续开始效仿。
  “喂,你们两个好了没有啊,时间到了”突然门口处传来怒江盟弟子的催促声。
  陈庆之赶忙轻声道:“诸位在这疗伤,我出去拖住他们,一旦恢复咱们就一起杀出去”。
  说罢,陈庆之和江雨禾再次向外走去,待到推门出来,便看到了门口等待的怒江盟弟子。
  “怎么这么慢啊,里面那帮人吃了吗”那名弟子问道。
  “哦哦,都在那死要面子活受罪,反正这饭放下了他们爱吃不吃”江雨禾赶忙接话说道。
  “呵呵,说的对啊,咱们何必管他们”。
  “大哥,那咱们走吧”江雨禾接着说道。
  “等会~”二人刚要起身,不料那弟子却又把二人喊住了。
  只见那弟子走来又轻咳两声道:“天高海阔”。
  陈庆之和江雨禾顿时面面相觑愣在那里,江雨禾看着那弟子疑惑道:“大哥,暗号咱们...对过的,你忘啦”?
  “那是进门暗号,出门的呢”?
  二人顿时一惊,没人说过这出门也需要暗号的啊。
  看着二人不知所措的样子,那名弟子突然警觉起来,猛然向后奔向那牢房入口,一开门看到里面被放出来的众人,嘴里连忙大声喊道:“有岔子,有岔子”。
  突然,一道精光闪过,眨眼之间那弟子却倒在了地上。
  陈庆之一惊扭头看去,只见空中数道精光一闪而过,状如飞花,顷刻间将几名怒江盟弟子击倒,那飞花盘旋空中,来去如飞,伤人之后却又陡然回到了来处。
  不远处,有一名黄衫女子泛舟而来。
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