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酒剑风华 书架
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
A- 16 A+
第三十九章 怒江盟 八
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
翌日,日上三竿,日头火辣辣地照着大地,令怒江盟弟子议论纷纷的是,盟主韩逐竟然还没有起床。
  “喂,朱老二,盟主怎么还不来啊”说话的是那名叫做龙哥的怒江盟弟子,他的手掌上还裹着厚厚的纱布。
  “嘿嘿,这新婚燕尔,干柴烈火,盟主都不急,你急什么”朱黑笑着说道。
  听到他说的,议事厅中的众人纷纷无奈笑了起来,那合欢派的媚无疆蛊媚一笑:“没想到看起来一身正气的柳姑娘,也是同道中人嘛,看来盟主有福了啊”,说罢那双杏眼看了眼身前的颜无心,又引得众人一笑。
  朱黑附和地笑着,心中却是焦急如焚,这里只有他知道,韩逐其实是被绑在自己的婚床上了。
  “两位小祖宗哟,你们动作倒是快一点啊,再慢点老朱就真得去见师兄,做那黑白无常了”朱黑心中默念着。
  昨晚他一进门就被躺在地上的韩逐吓了一跳,更没想到陈庆之二三下五除二把韩逐五花大绑起来,还搜出了十香软筋散的解药,此刻已经按着自己给的地图,前去水牢救人了,而自己就只好在这给二人打掩护了。
  怒江盟的水牢位于洪湖南边,这里是一处地势较低的洼地,因为盛产黑鱼被当地人称为“黑鱼湾”,只是后来被怒江盟抢占过来修建了水牢。
  从外看去,那水牢四四方方用木栅栏围着,足有数十米之高,而四周都有栈道围着,上面怒江盟弟子一刻不停地巡逻着,而只有正面一个入口能够进入。
  陈庆之带着江雨禾划着木筏躲在一暗处,看着固若金汤的水牢不由犯难道:“这水牢被怒江盟围的水泄不通,要是硬闯恐怕不容易”。
  昨晚二人设计打昏韩逐后,为了让韩逐多睡一会,还特意用浸过蒙汗药的抹布堵住了嘴,不过此时已经过去许久,就怕耽搁久了怒江盟那边反应过来,一旦韩逐被放出来救人可就没希望了。
  “现在也没办法,只能相信那黑猪的话了”江雨禾轻声说道。
  不一会,只见一道木筏渐渐向水牢划去,上面除了陈庆之二人,还多了一个不知道放着什么的铁桶,片刻后木筏靠近栈道,陈庆之二人抬着铁桶走了上去。
  “慢着,你们干什么来的”?
  陈庆之看着上前盘问的弟子笑道:“嘿嘿,大哥,我们是朱哥手下,今天轮到我们给里面人送饭了”。
  “怎么换朱老二的人送饭了?妈的,给里面人送饭比给我们送饭都勤快了”那名弟子打量了一番后不耐烦地说道。
  “呵呵,这不是昨晚盟主大婚好多人都喝醉了,所以今天就朱哥清醒记得来送饭来,他说了给兄弟们也准备了好酒好菜,待会就送来”江雨禾见状赶忙说道。
  “哦,哈哈,那倒让朱二哥费心啦,跟我来吧”那弟子一听顿时笑了起来,语气也是变得温和起来。
  陈庆之二人闻言赶忙提着铁桶向前走去,不一会就到了那入口处。
  “记得动作快点”那弟子说着,然后轻咳两声继续道:“江河湖海”。
  陈庆之微微一怔,这是水牢的通关暗号,昨晚朱黑倒是告诉了他们答案,但是朱黑自己也没进去过水牢,这暗号也是他打听来的,所以二人才一直犹豫这办法行不行得通。
  “干什么呢,磨磨唧唧”那弟子警惕地看着二人说道。
  “哦哦,那个...怒海惊涛”陈庆之硬着头皮说道。
  说完,二人看着眼前这名弟子突然没有动作,暗道一声不好,作势就要动手。
  “妈的,知道你还磨磨蹭蹭,格老子的吓我一跳”哪知那弟子却突然骂了起来。
  “哦,哈哈,小的口笨,大哥见笑了”陈庆之赶忙反应过来笑道。
  终于那弟子上前解开门口的锁,示意二人可以进去了,陈庆之和江雨禾也不犹豫,二话不说端着铁桶走了进去。
  一进水牢,一股刺骨的凉意扑面而来,二人不由张望起来,幽暗的环境里,只有寥寥几盏火把照着一条通道,这水牢两丈多高,依稀可见有数道管子与外面的湖水相连,把水牢底部蓄满了约莫十多寸的积水。
  看着入口关闭,二人收拾心情赶忙走上前,过道两旁都是用铁栅栏围起来的牢房,积水就淌在牢房里面,让里面的人坐也不是、卧也不是,只能站在那里忍受着湖水的浸泡。
  陈庆之看着眼前景象一阵心惊,已经有不少人不管不顾泡在水里,甚至有几个人的脚踝都被泡烂了。
  突然间,陈庆之看到不远处一间牢房里关着三人,正是那西山三秀,陈庆之赶忙快步上前走到牢房前轻声喊道:“莫大侠,莫大侠”。
  莫不语此刻抱着膀子静立在里面,听到有人叫他缓缓睁眼看去,只见又是一名送饭的怒江盟弟子不由冷笑道:“怎么,韩盟主是让你们软硬兼施嘛,莫大侠三个字,阶下囚可当不起”。
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