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你是我的,命运 书架
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
A- 16 A+
第六十六章 话我与白良
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
我醒过来时,大片晨光照进房中。这一日奇怪的很,竟没听见滑板鞋“嗖嗖”而过的声音。
  很快,我急切地趴在窗子上,这小子不知道又在搞什么,正规规矩矩的在栀子树下动也不动蹲着马步,他面上涨得通红,露出坚定而挣扎的表情。
  “喂!”我猝不及防的在他身后喊了一声。
  他却也没显意外,随着声音跟着抬头望向窗子,眯起眼睛瞧着我,“果然就只有你,一大早这样的吵,白痴。”
  “我可不叫白痴!”我简明扼要的反驳着。
  “那我叫‘喂’吗?”白良慢悠悠的说着,还是那个姿势。
  我的脸色自然故意显得有些难看的,轻哼了一声就去找了管家爷爷。
  本以为白良是做错了事情受着罚,有些幸灾乐祸的跑过去,却听说这是在与管家爷爷习武。
  习武这件事是很有趣的,我觉得超适合本就会飞檐走壁的他,我便很有兴致的准备去瞧瞧。可没想只是这样枯燥的站着,极没有电视上那些炫酷的动作和趣味性,而他日趋气定神闲的气泽令我更为恍惚。
  白良却挑着清秀的眉笑了一笑,安抚我道,“等我练成了武林高手,保护你。”
  他这话说的何其轻飘,我听得自己干干的声音说道,“谁用你保护啦!”
  我瞧他大滴大滴滴汗珠笼在颚下,为了不使他失望,后来的日子每每春风得意的用过早膳,我便来到院子里嘻嘻的逗他一会儿,还时不时递给他水喝,他不过微停,便又认真的杵在那处。
  “你这练的是什么啊,一动不动的怎么打人?”我露出一颗小虎牙笑开了。
  他嘴角又痞又邪的微微笑,却也耐心解释着,“这是基本功,等我像树一样生根发芽了,就厉害了。”
  我着人搬了一把高椅子,我坐在上面大概就有他蹲下身子那么高,平视的看着他。以为他大约撑不了多久,我便一手拿着小游戏机,另一只手随意的吃着零食,偶尔抬下眼皮看向他,果然还是那副如定格般的画面,却不想我手边经常是积了不少瓜子壳,半日下来,他方才得休息。
  瞧着他一张通红的小脸一点一点变黑,一个月下来,整个人也结实了不少。
  几年里,都是这般岁月静好的模样,日子就这样过着,白良眨眼已经上了高中。
  “奶糖,今天让陈思源陪你上课吧,我要去参加一个计算机比赛。”白良似乎想起了什么,又退回了单车,衣领稍稍倾斜,问了一嘴,“你想不想吃栗子,我赢了比赛,回来买给你。”
  听他这么说,我心里很不是滋味,正想从后面喊他,他却已经骑着单车疾驰,早已冲出了院子。
  白良是个特别能攒零花钱的男生,大概苑慧子老师也没什么有机会花到他的零花钱,这分明就是在哄我,我乖巧的站在一边。
  陈思源安静的走到我身边,定是有个不太好的脑洞,不可思议的看着我,用上了年龄的语气说道,“这个小混混,才几岁,呵,就学会图谋不轨。”他便硬是掰着我的肩膀转了一百八十度,“奶糖,走,我们去上课。”
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